湖南省人大代表被称土皇帝 情妇假结婚为其生女

湖南省人大代表被称土皇帝 情妇假结婚为其生女

刘义柏,在人前是省人大代表、娄底市人大常委会常委,暗地里,他却是当地赫赫有名的“黑老大”。

发迹史

以刘义柏为首的黄泥坳涉黑团伙,从萌芽到覆灭,历时十年。十年中,他们从最初的打打杀杀变成了“软暴力”。

罪与罚

11月14日,娄底市中院二审判决刘义柏有期徒刑23年,并处没收财产40万元、罚金6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469万余元。

在人前,他光环加身:曾是省人大代表、娄底市人大常委会常委、娄底新化县五里亭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主任,还住着价值千万的别墅。

暗地里,他恶行累累:是当地赫赫有名的黑老大。

他的手下曾围攻警察,围堵医院。他曾是只要说句“都散了吧”就能“了难”的人。

他叫刘义柏,他栽了。

■记者 陈昂

12月9日上午,省公安厅在娄底新化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娄底新化“5·12”涉黑案案情,宣布打掉了以刘义柏为首的一个黑恶势力团伙。

此前,娄底中院对刘义柏作出了二审判决,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23年,并处没收财产40万元、罚金6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469万余元。

发迹

“抢食者”

刘义柏,娄底新化上梅镇黄泥坳村人,生于1958年。复员后,他回到了老家,担任新化县燎原乡五里亭村党支部书记,并兼任新化县燎原建筑工程公司(下称:燎原公司)经理。

“刘接任燎原公司经理时,当时公司效益并不好。”办案民警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燎原乡(现上梅镇)地处新化郊区,毗邻火车站,因城市发展需要,面临拆迁改造。当时,“刘义柏叫嚣:‘这里的项目只能燎原做!’”

1996年5月,金飞华以新化县三公司名义承包了新化电务段坪口综合楼工程,因未挂靠燎原公司,坏了“规矩”,刘义柏立马组织人员阻工,迫使其中途退出。

此后,新化县繁华地段的金穗宾馆拍卖。刘义柏利用其影响力,将价值800多万元的新化第一高楼以300万元的低价买入,改建成了新化县数一数二的医院——金穗医院。

几经操作,刘义柏控制了包括金穗医院、燎原公司等在内的5家企业,积累了雄厚的资本。

“义总”

为扩大影响,刘义柏还积极谋求“光环”。1997年起,他先后当选县、市、省级人大代表。

2005年10月,五里亭村与黄泥坳村合并成五里亭社区,刘义柏又担任了党支部书记兼社区主任。

同年,新化县公安局集中打击犯罪团伙,抓获20余人,其中包括刘义柏弟弟、刘景柏的儿子刘武。事后,刘义柏四处活动,以致刘武2007年2月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后,并未收监执行。

“刘武事件”为刘义柏在黄泥坳“江湖立威”,熟识刘的人开始称其“义满”、“义总”或“义哥”。

横行

围攻民警

2004年12月3日晚8时许,上梅镇黄泥坳学校抓获一名偷书贼,上梅派出所一副所长带领三名民警驾驶警车赶到现场。

警方正欲带离嫌疑人到派出所处理时,意外发生。家住小学对面的刘武声称“警察要放人”,煽动围观者围住警车,此后,还与随后到来的团伙成员打砸警车。

虽然增援民警随后赶到,但终因人数过少无果。无奈,警方找到刘义柏。刘赶到现场说了句“都散了吧”,所有人随即离开。

此时,民警已被困3个多小时,警车严重受损。

武力“了难”

2009年6月,刘义柏得知古台山金矿的城区股东与刘某等股东有矛盾,政府、法院多次处理未果,他主动提出替城区股东“搞服”刘某。

政府部门组织调处时,刘义柏派刘智斌、黄喜林带领刘利平等十余名手下现场站场,刘某闻风而躲。之后,刘义柏组织刘智斌、黄喜林等人一起开会,准备武力征服古台山。他对外扬言,“组织了500人,要放倒刘某,踏平古台山!”

听闻此事,刘某连夜逃至广西等地躲藏,最终被迫屈服。

打砸医院

2010年5月12日,黄泥坳村村民吴某在新化县人民医院剖腹产后病情突发,抢救无效死亡。死者丈夫刘某为院方多赔钱,请刘义柏手下的“头号马仔”刘利平等人出面,到医院停尸闹事。

办案民警说,新化县人民医院与刘义柏控制的金穗医院属竞争关系,且金穗医院前不久有病人非正常死亡致声誉一落千丈,刘义柏便打算“趁这机会搞一下”。

5月14日凌晨,新化县政法委决定组织百余名民警将尸体搬离病房。执法民警刚到二楼,就遭到大批马仔与死者亲属等人用砖头、木棒等物袭击,部分民警受伤。

事态紧急,上梅镇领导请求刘义柏前往平息。刘首先要求民警撤离,并保证不追究闹事者责任,才表态去做工作。

待公安民警撤离后,刘义柏说了一句“都走算了”。不到5分钟,在场一干人全部走净。

此次事件,县人民医院八病室被迫停业10天,损失18万余元。

事发

被判23年:“义总”栽了

2010年5月20日,新化警方对打砸医院事件立案侦查。省公安厅、娄底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分别对此案作出批示,要求严厉查处。8月30日,娄底市公安局异地用警,抽调50名民警组建“5·12”专案组。

同年9月,新化警方发现刘义柏系该黑恶势力团伙的头目,但他当时系省人大代表,身份特殊。

2011年8月14日,刘义柏在宾馆赌博时被捕。次日,新化县纪委常委会决定对刘义柏采取“两规”。

2013年6月9日,刘义柏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被一审宣判,仅判决书就长达542页。刘义柏被判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13项罪名,执行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财产40万元、罚金745万元,追缴违法所得570.3万元。其余27名团伙成员均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判处3年到25年有期徒刑。全案共没收犯罪所得及收益730.8万元,罚金1112.4万余元。

一审判决后,刘义柏等涉黑人员不服判决上诉。

2014年11月14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仍以涉黑等罪判决刘义柏有期徒刑23年,并处没收财产40万元、罚金6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469万余元。

幕后

住黄金地段千万别墅

在新化县火车站旁的黄金地段,有一栋占地近2亩的别墅。大理石制成的“凯旋门式大门”高近10米,上书“紫园”两个大字。园内空地栽满银杏等名贵树种,屋内家具大多为红木制成。

这是刘义柏曾经的家。“光这栋别墅价值就近1000万元。”办案民警说。

分股份笼络“血亲骨干”

办案民警说,刘义柏涉黑团伙是典型的家族式管理,平均文化程度仅为初中,但凝聚力强。

组织里的二层骨干均为刘义柏血亲,如亲信司机黄喜林是其外甥;获刑的团伙骨干中,有7人为其亲属。

此前,为笼络人心,刘义柏有意识地将控制公司的股份分给团伙成员。

该团伙成员中一人名叫刘智斌,父辈与刘义柏素有仇怨。刘智斌的前女友漂亮,但因刘智斌家境不佳而分手。一个偶然的机会,刘智斌结识了刘义柏的侄女,随即展开追求。双方结婚后,刘义柏仍未重用刘智斌,刘智斌便放弃休息卖力表现,终于赢得认同,成为骨干。

情妇假结婚为他生女

“刘义柏有一名情妇。”办案民警说,该女子好赌,比刘义柏年轻十多岁。她与刘义柏在一起后,双方十分想要个孩子。于是,女子找到同村一名单身汉“结婚”,为刘生下一个女儿。此后,刘还在长沙专门给该女子置办房产。

发迹史

横行十年:“土皇帝”,“软暴力”

刘义柏为首的黄泥坳涉黑犯罪团伙,从萌芽到覆灭,历时十年。

十年中,他们从最初的打打杀杀争夺地盘,渐变为一个人数众多、组织严密、通过系列有组织犯罪在一定区域和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并造成重大影响和心理强制、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最猖獗时,他们就像黄泥坳的‘土皇帝’。当地的大小事都是他们处理,民警出现就会被围攻。”办案民警说。该组织发展到中后期,其犯罪行为除具有一定暴力性外,更多的是使用“软暴力”来进行心理强制和形成非法控制,这使许多违法犯罪行为更加隐蔽,甚至让许多违法犯罪行为披上了貌似合法的外衣,使受害人告状无门。


牛市往往是通向熊巿的过山车

梦幻般的暴涨,总是让人觉得:发财的机会终于来了,美好的明天终于要开启了。这样的感觉,在人群中迅速“传染”,引发大批的跟进者。跟进者自己也不直到,到底是被挟裹还是主动追随。总之,相当多的人,都是以一种不能错过一个美好时代的心态,押上了赌注。


精神病人之死警方要给个说法

因为一场纠纷,警察的涉入,让王大峰的人生彻底改写了,不仅精神病复发,神志不清,在家庭、村委会和警方像踢皮球一样来回推脱,更是最后被活活饿死。而其母亲也总结出了一句让警察颜面扫地的话语:警察害了儿子,警察不能信。


鲁旋风

扎克伯格:这是我的工位。鲁炜:我可以坐下吗?发生在Facebook创始人办公室座位前的对话,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妙手偶得之的深刻隐喻:一方是享誉世界的美国互联网新秀,一方是执掌中国互联网的大总管,如此反客为主之问,注定要引发众多联想。


快乐是人生的最终价值

快乐是人的一种感觉,一种心境。它应当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肉体的快乐;二是人际关系的快乐;三是精神的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