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举行首次副部长级海域划界会议 无具体成果

中韩举行首次副部长级海域划界会议 无具体成果

原标题:中韩举行首次副部长级海域划界会议 未获具体成果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韩联社12月22日报道,据韩联社12月22日报道,中韩两国22日在首尔举行副部长级会议,商讨海域划界问题。会议没有取得具体成果,预计今后的磋商可能呈现长期化。

报道说,两国1996年-2008年共举行14次司局级会议,此次双方时隔7年再次召开会议,并将首席代表级别升级为副部长级。韩国外交部第二次官赵兑烈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分别作为首席代表出席会议。会议持续了2个半小时,双方商定今后每年在两国轮流举行副部长及会议,另外同时举行司局级会议和分科会议。

赵兑烈表示,两国都坚信根据国际法可通过对话与谈判达成协议。双方若本着互信和互利互惠的精神进行谈判,不仅可以公平地解决问题,也可为国际社会树立典范。

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国可对距其海岸线200海里的海域拥有经济专属权。但中韩两国相隔的海域幅度较窄,两国专属经济区出现部分重叠。在划界时,韩方坚持采取等距原则,即以两国海岸线的中间线为界,而中方坚持采取等比例原则,即按照海岸线长度比例来划分界线。


国防大学考试看反腐制度设计

国家开展强力反腐以来,有一个现象引起了各方关注:即不出事也不做事。这个问题不解决,反腐的意义和作用就会大打折扣。国防大学的考试改革直接间接关照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了避免集体懈怠,除了考试切断一切利益关联,还在评价系统上作了调整,也就是考试结果只是优秀和良好。


谁能救得了被冤枉的岳飞?

彭树华,建国初毕业于广西大学法律系,新中国第一代法官,从事刑事审判近四十年。审判日本战犯时,他是太原特别军事法庭秘书。1980年代曾任最高法院刑庭庭长。审判过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退休后他写了本书《潘汉年案审前后》,把他们作为法官做的亏心事,写了出来。


孩子,我真该带你去海南

海南归来心绪难平,个中既有对海南碧海蓝天的不舍,也有对内陆自然环境的担忧;既有对民众健康的忧虑,也有对下一代的亏欠——灰沉沉的雾霾天里,我年仅两岁的可爱女儿,正在小区楼下奔跑嬉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看不见的浑浊,并且一脸欢快、全然不知。


卢旺达大屠杀依然迷雾重重

尽管卢旺达的和解进程和近年来的发展成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肯定,大部分卢旺达人也不愿意再提起那场悲剧。但着并不意味着人们应该放弃对真相的追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