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旧货市场整治清出2吨重游艇

上海旧货市场整治清出2吨重游艇

□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虹口区将轨交高架下存在了十几年的旧机电堆场清除干净。 /晨报记者 竺钢
□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虹口区将轨交高架下存在了十几年的旧机电堆场清除干净。 /晨报记者 竺钢

“到虬江路淘淘宝”——作为上海最大的综合性旧货市场,虬江路因其“生活、生产资料齐全,买卖修理兼有”而成名,号称“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甚至流传有“战争年代,打下来的直升飞机直接在此拆解售卖”的传闻。然而繁荣的背后存在城市管理的难点和顽疾。近日虹口区对虬江路进行了大扫除,轨交高架下存在了十几年之久的旧机电堆场终于被清场,清场时甚至还清出了一艘2吨重的游艇。

此次虬江路清场并不会影响虬江路传统的电子产品交易。

旧机电堆场已盘踞十几年

旧机电堆场已在高架下盘踞了十几年,占地近2000平方米。旧机床及各类大型机械设备依傍高架桥墩,加工噪音大、危险性高,周边市民对此反应强烈;同时,超大体积、超重吨位的机械设备,极易造成地面沉降,给轨交正常运行埋下隐患。

岁末年初,在虹口区创建市文明城区工作启动伊始,四川北路街道对城市顽疾“动真格”,目标直指虬江路旧机电堆场这一老大难区域。街道通过张贴告示、逐个约谈经营户、做笔录等形式,摸清情况,并告知经营户限期自行办理。同时,街道还会同市场管理方共同督促小业主尽早搬离。在“自行整改—关门—清场”各阶段都张贴告示,告知相关经营者,应采取的相应行动。

针对旧机电堆场内货物重量大、堆放杂乱的特性,街道专门配置了一辆专业叉车,首先对堵塞通道的货物进行集中清运,开辟了贯彻整个堆场的快速通道。之后,又在市场南北两个出口设置岗亭,安排人员值守,严禁商户继续经营,市场内货品只出不进。

不久,市场内腾出大片空地,用作大型卡车货物装车点,加速市场内机电货物的搬离进度。对已经清空的亭棚清一个,拆一个。“这次还清出了一艘2吨重的游艇、20多辆沙滩摩托车,出动了吊车进行吊运。”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整治行动中,清出类似游艇这样的奇葩货物不胜枚举。

将对环境进行整治美化

“这里以前堆满机器,还有一间间房子,都是卖东西的。”新广路上一家报摊的老板告诉记者。昨天下午,记者看到原本喧闹的堆场门外新设了一个临时入口,只准行人和非机动车入内,里面基本没什么人,机器清理完之后留出了十几米宽,足够两辆车并行通过的通道。报摊老板还说,原本新广路边有很多流动饮食摊贩,经过连续整治也已不见踪影。

经过三个月的工作,共拆除市场内各类亭棚33个,装运运输车辆213车次,搬离货物2380吨,清运垃圾158吨。2月初,市场内所有亭棚都已经搬离或拆除,堆放的机床和重型货物都已清理完毕。川北路街道透露,下一步将通过加大硬件建设投入,以两区交界的3号线轻轨投影的中心线为界,修筑围栏,并在隔离花坛内补种绿化。

同时,在新广路和虬江路两个出口设置立桩,防止车辆进入,进一步美化两区交界地区的市容环境。

到虬江路“淘宝”不受影响

虬江路的大扫除并没有影响到其核心业务——电子产品的交易。不过也许是因为连续整治环境给商贩造成了心理作用,以往路边常见的见人就问“朋友,电脑要口伐?”、“朋友,手机要修口伐?”的黄牛已经难觅踪影,记者逛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卖电子产品的流动商贩。

而在商贩集中的“新虬江数码世界”则依然可以见到昔日“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的风采,除了各种常用电子产品配件以外,“对讲机批发”、“手机信号放大器”等还是吸引了各有所需的买家来“淘宝”。

虬江路的另一个强项——电子产品维修也在这里得以传承。“阿胡子喇叭店”里,一位留着长发长胡子,长得像“武林高手”的老师傅正在聚精会神地修理一台电脑音箱,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喇叭。

放寒假了,商贩的小孩就穿梭在店铺之间,有些“老邻居”显然相互之间已经很熟悉了。“整治环境对我们没什么影响。”一名手机配件商贩说:“我们也希望外面的环境能够干净一点,这样车子方便停,人家也愿意过来。”

(原标题:虬江路“大扫除” 清出2吨重游艇)

编辑:SN064


北京不迁都,但要迁很多东西

批发市场算首都的非核心功能,那核心功能有哪些呢?去年2月25日,习总就说过了,北京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这表明,未来除这四项“主业”继续保留外,北京将会把其他“副业”陆续转移出去。


“周老虎”的新一季勿须围观

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但一切似乎仍然犹如昨天。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也不管当时你是挺虎派还是打虎派,那一段时光都令人难忘,更有一种“激情燃烧”的味道。经过八年时光的过滤和沉淀,现在的周正龙理性了许多,更成熟了许多。


我们欠春运服务者一声谢谢

习惯性的“春运抱怨”淹没了感恩的情怀,“一票难求”常常抹煞了春运服务者所有的贡献。确实,我们好不容易买到了票,春运之旅也很拥挤,但我们无法心安理得地认为春运服务者做这一切就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对他们的辛劳、汗水、耐心和承受的压力,我们有必要说一声谢谢。


希腊向德国“讨旧债”

为确保欧元区“合家欢”而在希腊身上花的代价、冒的风险,已远远超过希腊本身的价值时,他们就很可能“壮士解腕”,来个长痛不如短痛——而齐普拉斯政府目前正在努力去做的,恰是频繁、高调、公然地去踩踏那条醒目的“止损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