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渭南城管用羊角锤将农民工打成重伤

陕西渭南城管用羊角锤将农民工打成重伤

南都讯 记者张东锋 14日晚,有网友发帖称,当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陕西渭南市“高新区城管综合执法大队的数名执法人员驾驶一辆没有牌照的执法车,在执法过程中上演全武行,将农民工打成重伤”。昨天上午,渭南高新区官方通报称,区党工委管委会已决定对参与此事的5名工作人员予以清退,其所在的综合执法队二大队队长等3人被停职检查,并追究责任,由执法局承担受伤装修工杨鹏飞的所有医药费。

与装修工起冲突

网友发布的照片有十几张,记录下冲突的简要过程:数名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正在路边围追、踢踹一名戴着白手套据称是农民工的男子,其中一名执法人员手里还拎着羊角锤和砖头。最终,“农民工”被按倒在沿街店铺的台阶下,头部明显受伤。

照片在微博上传开后吸引了网友关注,“渭南城管‘锤子执法’”的说法也成网络热点。“执法条例中不知道何时加进了可以动用拳脚、砖头、铁锤的条例?”发帖者说,事发时城管执法人员本就驾无牌车执法,事后“没有一人到医院看望身受重伤的农民工”。

据悉,照片中被打的“农民工”叫杨鹏飞,负责路边一家店铺装修。杨鹏飞向当地媒体提供的说法是,事发前一天,已有执法人员来没收了他们的工具,后经交涉还给了他们。14日恢复施工在店铺门口装支架时,一辆执法车停在门口,下来5名执法人员要叫停施工,双方发生口角,“一名城管上前先对他挥了一拳,他并未还手,随即几名城管执法人员就一拥而上,对他拳打脚踢,他手里干活的榔头也被对方夺走,在争夺过程中,对方有两人受伤”;事发后,对方扬长而去,是工友拨打120送他到医院,垫付了医药费。

杨鹏飞负责装修的店铺负责人证实,13日执法人员确实一度暂扣了装修工的工具,自己写了保证书后退还给了他们,至于14日的冲突,则称自己不在场因而不知情。

官方通报处理结果

渭南高新区新闻中心昨天下午提供给南都记者的官方通报称,事情起因是该区综合执法局二大队工作人员刘建林等5人在街面巡查时发现,正在装修的门店安装的门头牌匾不符合相关规划要求及标准,装修沙石占压人行道,遂要求施工工人停止施工,联系门店老板到执法局办理相关审批手续,自行拆除已安装的门头招牌,结果与施工人员杨鹏飞引发争吵。

与杨鹏飞前述描述不同,通报对备受网络关注的“锤子执法”回应说,是杨使用随身携带的铁质羊角锤击打刘建林头部,导致后者头部受伤,“随即刘建林、刘帅将杨鹏飞控制,其余执法队员上前夺取杨鹏飞手中羊角锤,混乱当中杨鹏飞受伤流血”,随后110出警将双方带走调查。通报中没有回应执法车辆无牌一事。

此前渭南高新区综合执法局局长曾表示,涉事的5人都是协管,“是路过纠违,并不是有目的性地前去执法”,冲突中也有2人受伤。不过通报没有提及这一点,只是称对刘建林等5人予以清退,对执法二大队队长杨锡红同志和工作人员兰涛、韩浩宁停职检查,由区纪工委监察局进行责任追究。

通报还提到,由综合执法局主要领导去探望杨鹏飞,并承担全部医疗费用。

(原标题:渭南城管“锤子执法” 8涉事责任人被处理)

编辑:SN182


习大大月工资52元时过咋样

其实,每个时代的生活都有苦恼的地方,习大大那个时候,买东西有定量,什么都靠票:粮票、油票……而现在的大学生一毕业就不得不面临房租等问题,而且这些开销占据的比重最大。而如果把这些问题都考虑进去,无论当年的习大大,还是现在的大学生,实际购买力都会大大下降。


美国人靠什么养老?

美国的养老体系在西方国家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综合的社会福利安全网。美国人的养老金体系简单地可以归结为三个依靠:一靠国家、二靠单位、三靠自己。


媒体札记:“大干一场”

“大干一场”这四个字,撩拨的可是舆论近三年来最好奇的一桩宫闱秘事,传闻“政法王”意图与“平西王”有共进退的秘密协议。这可比中共对周老虎的各种指控、借机敲打以及严厉申饬,更为噱头十足。


从文艺圈涉腐看腐败生态链

腐败的主体是人,客体则是物(包括权色交易)。世界由万物组成,但凡值钱的东西,大抵都可以成为腐败的对象。如此说来,贪腐链条就不是线性的,而是像人体的毛细血管那样,呈现多维的特征。字画和演唱会,因为可以用金钱计量,最终成为腐败生态链的一环,也就不奇怪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