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通缉令疑犯非法集资6.8亿在大马被捕

红色通缉令疑犯非法集资6.8亿在大马被捕

中新网福州10月10日电 (林玲 榕公宣)10日,记者从福州市公安局获悉,福州警方在“猎狐2015”专项行动又取得重大战果,被公安部列为“红色通缉令”在逃人员、中纪委“天网”行动百名重点在逃人员排名第37位、涉嫌集资诈骗罪的詹某生被警方从马来西亚押解回国。

经查,詹某生(男,53岁,闽清县人)伙同他人,于2011年7月以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不特定社会公众集资,并许以月利息2%到5.1%的高利息。由于詹某生的吸储利息远高于银行同期利息,吸引了许多社会公众纷纷将家庭存款转借给詹某生。詹某生前期都能按时将本息打款到借款人账户,“好信誉”加上“高回报”,让许多人不惜通过将房子抵押贷款,或向亲朋好友高息举债等方式筹措资金,出借给詹某生。更有甚者,直接关闭正在经营的企业,将资金出借给詹某生。在将近一年的时间内,詹某生等人就非法集资达6.8亿元人民币,直接受害群众近百人。

2012年11月,詹某生等人资金链断裂,开始拖欠支付借款人的利息,并引发借款人竞相讨债。12月初,詹某生等人突然“人间蒸发”,相关债权人陆续向闽清警方报案。福建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加大侦破力度,并于2013年1月将詹某生等人上网追逃。

民警先后辗转数个省份开展抓捕工作,但狡猾的詹某生等人具有较强反侦查能力,多次逃脱专案组民警追捕。2013年4月,专案组民警发现詹某生等人已逃往境外,迅速上报公安部,并由公安部向全球发出“红色通缉令”。之后,专案组民警两次往返詹某生等人藏身地马来西亚,最终摸清詹某生驻扎在马来西亚民都鲁(Bintulu)丹绒峇都。

今年9月21日,专案组决定收网,在公安部、省厅和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以及马来西亚警方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多天的秘密布控,终于于9月26日18时许,在马来西亚民都鲁(Bintulu)丹绒峇都将犯罪嫌疑人詹某生成功抓获。10月2日下午,嫌疑人詹某生被福州警方从马来西亚押解回国。

目前,犯罪嫌疑人詹某生因涉嫌集资诈骗被依法执行逮捕。据了解,詹某生是2014年7月公安部部署开展“猎狐”行动以来,福州警方抓获的第20名境外在逃人员。(完)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偷雷峰塔砖的游客患了什么病

在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中,真正值得关注的不是窃取雷峰塔砖的理由,而是在法律法规与监控围栏的层层保护之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破坏文物。窃取塔砖者自称是为老人治病,实际上,真正有“病”的是这些疯狂的旅游者。


亲历五常委批示后的故宫嬗变

故宫博物院10月10日迎来九十周年,我之前受邀参加单霁翔院长主持专家学者研讨。没想到在建福宫(是我当年抨击的会所),没想到单霁翔开场白就是“凯雷很有名”,他的PPT中跳出我五年前“攻击故宫系列微博”。更没想到单霁翔给我一个“熊抱”。


想进步,就得撒票子献身子?

在机关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说阅人无数,至少也有“河东河西”的积累。要说在机关混,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譬如像黄健波先生总结的那些情商,在我看来就属于比较“难”的。但更难的还不是这些。


刻在中国人精神上的诺奖红字

这些年来,弹丸小国制造的诺奖也在书写它自身的历史,成为中国故事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势力。诺奖所作所为,就是在中国人的精神上刻下红字。有人惧怕它如洪水猛兽,有人奉其为无上的荣誉崇拜。红字熠熠生辉,不是诺奖“刀工”了得,而是此国不断供应了上等“皮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