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原部长:国务院7年前就想去产能

工信部原部长:国务院7年前就想去产能

南方日报记者 李细华 摄

昨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答中外记者问中回应去产能问题称,在重化工等领域的确产生比较严重的过剩产能,现选择钢铁、煤炭两个领域先行突破,去产能中要避免大规模“下岗潮”。

日前,全国政协常委、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在政协分组讨论中曾专题谈到落实去产能要形成共识,多采用市场化措施、更要落实责任。他对“去产能政府不要定时间表”的看法指出:如果没有目标、时间表,就等于没有人落实,没有责任制。

“这不是行政手段,而是发挥政府的组织作用。”李毅中直言近五年完成去产能的任务十分艰巨,但“非干不可,如果不干,可能会带来更大损失”。

产能过剩从“不认账”到“认账”

李毅中谈道,7年前,中央便重视产能过剩问题,国务院曾发文指出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造船等多个行业存在产能过剩问题,需要化解。

“过 去我在工信部下去调研过,到政协后也去过几个省份。大家是宏观数字上认账,但具体到自己身上,就是‘别的行业有我这行业没有、别的地方有我这里没有,现在 过剩将来不过剩’——— 就是不太认账。”他坦言,由于“不认账”,以致当时调研时还得向对方解释:不是调查产能过剩,而是总结淘汰化解的经验。

李毅中认为,目前对产能过剩问题大家已基本“认账了”。一个共识是,在产能过剩最为明显的钢铁、煤炭行业,并非是“周期性过剩”,而是过了峰值、是绝对过剩,今后都将处于下降趋势。

“价格跳水式跌落,导致全行业亏损,也让去产能由过去的上级‘命令’变成行业自身要求。”李毅中说,同1994年的钢铁价格相比,到去年底钢铁价格指数落至56,跌落近一半;而在煤炭行业,目前约三分之二的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要制定技术标准用市场淘汰产能

此前一些出台去产能目标的做法,一度引发争议。李毅中认为,“政府不要定时间表”的说法,并不妥当。

“从这些行业的特色来看,一个大的行动如果没有目标、没有任务、没有时间表,就没有人落实,没有责任制。”李毅中说,确定目标和时间表,并非行政手段,而是政府发挥组织作用。

他同时也强调,这些指标不应是简单只以规模来确定,政府要把能耗、物耗、环保、质量、安全的技术标准确定下来,给企业一定的改造时间,改造不好或达不到标准就依法退出市场。还要把住源头,对于产能绝对过剩的行业,如钢铁、煤炭一律不得新建。

1000亿元去产能需地方配套政策

对此次中央在去产能方面的措施,李毅中认为,不仅是“措施硬了”,“政策制定也比较到位”,最为典型的是,将拿出1000亿元人民币的奖补基金。

李毅中算了一笔账:今后五年,钢铁减掉1亿-1.5亿吨产能,大约涉及50万职工需要安置;煤炭要减5亿吨,又涉及125万-130万人,两个行业加起来是180万人。

“但不要误解,这不是中央‘包’下来,企业、地方、银行也都应该有相应的政策和措施配套,解决人员安置和资产处置这两个难点。”李毅中强调。

对话

新一代汽车研发

需集合产业力量攻关

南都:在培育经济增长“新动力”方面,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中央出了很多政策,你觉得新能源汽车发展速度怎么样?

李毅中:比如纯电动汽车,过去较长一段时间还比较慢,去年增加到25万辆,一下增加了4倍,但总量还是比较小。“十二五”期间累计生产50万辆,据测算“十三五”要累计生产500万辆。不过,跟全国1.3亿台汽车保有量相比,这个速度还是要加快。

南都:在本轮新能源汽车、互联网汽车研发中,怎样才能像高铁那样掌握核心竞争力?

李毅中:这就要组织行业共性技术攻关。如果光靠单个企业自己去做,就势单力薄,甚至是低水平重复。我认为,行业内部应该组织起来,形成一个产业联盟,集合力量去攻关。

比 如电动车的电池,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三个关键技术之一,涉及到能量密度、充电时间、续航里程、寿命安全等。过去很长时间内对电池技术的研发,大家都是各自 为战,花了很大代价,离国际先进水平还是有较大距离。据了解,前两个月,由有色金属研究院牵头,研究部门和大企业共同攻关,这个路子就对了,估计可以比较 快地达到国际水平,成果大家共享。

采写:南都记者 程姝雯 陈磊 实习生 朱修玉


京沪房价为什么能媲美纽约?

或许,只有在有朝一日房价泡沫破裂时,国人才有可能身心合一进迈入新经济时代,专注于创新的民间风险投资才有可能真正兴起,年轻人也才有可能不甘做房奴而勇于去远方行走。


疯狂动物城,几乎是部禁片

看电影的时候,就觉得这幸亏是一部动画片,如果把这个故事的背景放到现实世界,把电影中的动物,都换成道貌岸然的人,那这个电影恐怕难以在电影院公映。


昨天还是嫌犯今天就要当部长

这就是一个大国的巴西,凭借民粹主义上台的卢拉,曾经为巴西做过重大贡献的卢拉,现在面对的却是民众的咆哮。这个奥运会,巴西真有的是热闹了!


没这条路俄罗斯人会怨声载道

中俄茶叶贸易之道,在历史的风风雨雨中持续了近200年,为推动中俄经济贸易关系以及对我国内地的种茶业、茶叶加工业和运输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