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多人土法炼铝销往别处 所排废气含强致癌物

山东多人土法炼铝销往别处 所排废气含强致癌物

没有任何手续,竟敢藏身城郊民居中擅搭钢炉,冶炼金属。日前接读者投诉后记者调查发现,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大徐家庄村附近有不少冶炼厂、小塑料厂等非法小作坊,他们无任何手续却趁夜黑风高偷偷生产。16日晚,记者连夜暗访,并向执法部门提供有关证据。18日,历城区环保等相关部门依法取缔两家非法冶炼加工点。

文/本报见习记者 李阳 王建伟 实习生 王苏巍 片/本报记者 张中

深夜火光下 加班加点偷炼钢

16日晚,接到读者报料后,记者连夜赶赴历城区唐王镇大徐家庄村。该村位于济南市历城区最东端的郊区,紧邻章丘市白云湖镇。大片的麦田和几乎完全一致的平房建筑,使得记者的采访车几乎在周边的几个村庄中迷路,在与知情人多次进行电话沟通之后,记者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隐藏在大徐家庄村东北角的一处举报地点。

据知情人称,该处非法加工点经常在夜色的掩护下进行小塑料的非法生产,但是在当晚的探访中,记者看到该处院落的铁门上落着锁,并没有开动机器的声响。但是在该处举报点的西侧水沟内,记者看到沟内存有不少污浊的废水。

顺着废水流出的方向,当晚10时许,在大徐家庄村北约一公里处,记者远远地看到一处院落里火光冲天。

驱车走近时,警觉的藏獒不时狂吠。该处厂院坐落在小徐家庄村东北角,厂院大门紧闭,四周有2米多高的砖墙。在门口处,看不到任何标有公司名称的标牌。

绕过厂区正门,穿过一片林地来到厂区的西侧院墙。记者爬上墙头看到,4000多平米的厂区内别有洞天,六七个工人正在加班加点地炼钢。

借助院内的灯光和冶炼炉喷出的火光,记者看清了厂区的大致情况。在厂院中间,有一个两米多高的简易炼钢炉。其东侧连接着鼓风机,一米多高的火星从炉里喷出。炼钢炉西侧是一处十几平米的冷却水池,上方氤氲着白烟,蒸汽混合着烟灰,很是熏人。

记者暗访时,一名工人正在用铁钎清理简易炉里的炉渣,两名工人负责往炉内添加原料,剩下的工人则坐在一旁休息。厂区里有两处简易工棚,所有的原料和设备都是露天放置。

土法炼铝,废气含强致癌物

16日晚11时,在爆料人的电话提示下,记者在大徐家庄村北的另一处举报点旁边蹲守。一小时内,并未发现任何动静。时隔一日,执法人员在此检查时却意外发现了一个非法炼铝窝点。

18日上午10时,历城区环保局等执法部门在此处例行检查,发现该厂正冒着黑烟。执法人员进入厂区后,把正在非法炼铝的4名工人抓了现行。

记者跟随执法队伍进入厂区,这里俨然一个小型加工作坊。

厂区占地上千平,其东北角有一处简易工棚,几名工人正围着炼炉忙活着。在厂区东墙脚下,摆放着几十个铝锭模具和尚未冷却的铝锭。在厂区内,小锅台,简易炼炉,两米多高的铁钩和舀勺,以及模具等一应俱全。除了体积略大外,炼炉的锅台与农村做饭用的锅台并无太大差别。

炼炉南侧摆放着大量铝废品,以废弃的烧水壶底座居多。工人介绍,这些原料都是从别处收购而来,至于加工好的铝锭销往何处,工人称并不知情。

“我们就干了三四天,这是俺儿的生意,我在这里帮着照看着。”4位工人中,有位自称是老板的父亲。他告诉执法人员,他和几位工友都是附近村庄的村民,这种土法炼铝的技术是从河南学来的。学好了技术,配置好简易的设施,他们便在这里悄悄开工。工人称,由于夜间看不清,他们只在白天生产。

记者注意到在此工作的4名工人年龄偏大,除了几副普通手套外,工人身上再无其他防护措施。工人们也向记者证实,他们在工作时没有特殊保护,连口罩也不会戴。虽然身处特殊行业,但他们每天拿到的工资和其他工种无异,还面临着一定的安全风险。高温后融化的铝水能到达1000多度,如果不幸烧伤将是致命性的。

“这家炼铝厂没有营业执照和任何环保手续,是国家明令禁止和严格取缔的对象。这种土法炼铝对环境危害大,而且排放的废气含有强烈致癌物质,长时间接触对人体损害极大。”历城区环保局环保四所的庄所长称。

在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依法推毁了小土炉,并没收了全部生产工具和上千斤铝锭。

利润空间大,很多人铤而走险

“保守估计,像这样的炼钢厂一年能收入个三五十万。”高污染的小作坊缘何屡禁不止?执法人员分析,正是巨大的利润空间导致了很多人选择铤而走险。除此之外,作为监管单位之一的环保部门也坦言,在执法过程中,他们自身也有很多无奈。

庄所长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环保所除一名内勤人员外,执法队伍只有三人,监管着郭店、唐王等3个乡镇。由于执法部门人手有限,再加上不少非法加工点夜间生产,和执法人员“躲猫猫”,这给环保部门的监管带来很大的困难。

环保人士称,省内不少地方企业也引进了合格的环保设备,但运行费用太高,以致有些环保设备刚上马没多久,就被迫闲置。相对而言,小作坊的成本低廉,再加上设备简易、技术易学,不少人对此趋之若鹜,把开办非法加工点当做“创业”。

“唐王镇处在历城和章丘的交接地带,是比较适合‘打游击’的。章丘那边严打,不法生产者就逃到这边来;我们这边严打,他们又‘流窜’回去。”庄所长介绍,在环保法没有出台之前,环保部门只能没收、责令停产,震慑力不足。2015年1月1日,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之后,环保部门不再是“软衙门”,也可以借助公安机关,使出一些“硬招”。

“新的《环境保护法》规定了行政拘留的处罚措施,对情节严重的环境违法行为适用行政拘留。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企业或个人屡次查处仍不悔改,我们可以将犯罪情况移交公安机关。”庄所长说。

小作坊明知故犯 被查时说不懂法

17日,记者把暗访炼钢厂的情况向历城区环保部门举报。18日中午,记者跟随执法部门进入涉事的冶炼厂时,煤堆、铁渣等生产原料和生产工具仍遗留在现场,但是16日晚暗访时看到的冶炼炉却没了踪影,用手碰触炼炉点位置,附近的钢板仍有余温。

执法人员分析,厂主可能在当天上午把设备转移他处。经过认真排查,在厂房东北侧一处隐蔽的角落里,执法人员发现了被废旧塑料布遮盖住的冶炼炉。执法人员动用挖掘机和运输车对厂房内的生产设备进行了没收,并依法取缔涉事冶炼厂。

就在执法人员和记者即将离开时,炼钢厂老板的亲属却出现在了厂区门口,并开始向执法人员诉苦。言外之意,“自己儿子创业不容易,希望放过一马。”

然而执法人员透露,该厂以前曾被多次查处,不少村民系明知故犯,但被查处时却声称自己不了解相关法律。

本报见习记者 李阳 王建伟

塑料加工满天飞 成周围另一害

除非法冶炼厂外,周边的塑料加工厂也是村民心中的“一害”。2014年10月,有媒体报道,小徐家庄村附近的一家加工作坊如果火力全开,一天就可以粉碎30吨垃圾。记者采访时,有村民估计,周边五六个村庄可能有四五十家塑料加工厂,但相关数据并未得到核实。

唐王镇的大徐家庄村、小徐家庄村紧邻章丘市白云湖镇。过去30年间,章丘白云湖周边地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废旧物品经营网络,被认为是“山东省最大废旧物品集散中心”,其中废旧塑料的数量最为庞大。这当中,生活垃圾只占20%,绝大多数是外地甚至是国外的工业垃圾、医疗垃圾和洋垃圾。

2011年3月,章丘市举全市之力取缔了白云湖周边的违规废旧塑料市场。章丘市有关部门联合执法,在36个村查处2881户违法违规废旧塑料经营点,共清理废旧塑料40多万吨,全部运到垃圾处理厂集中处理。

“可能是章丘那边取缔了之后,一部分小塑料加工点跑到我们这边来了。”采访中小徐家庄村的一位村民表示。

历城区唐王镇建委主任徐明亮告诉记者,自2014年下半年,联合执法队伍连续6次对辖区内26家小塑料非法生产加工点采取了断电、拆除设备、拆除违章厂房和院墙等措施,并表示会继续加大打击力度。

(原标题:火光冲天,小作坊夜间忙偷炼)


商人刘卫高的“地”国

过去30年,浙江商人刘卫高以义乌为起点,一路腾挪转移,从苏北的宿迁,再到西南的昆明,从原先只有一家注册资本500万元的小公司,变成如今拥有数十家公司、总注册资本数十亿的商业帝国,这个帝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中豪。如今,中豪与一个落马官员的名字紧密相连。


对游客动私刑香港还是香港吗

日前,香港多地爆发的“反水客”活动已经离谱到令人瞠目:看到游客模样的人就辱骂,见到拖着行李箱的就要检查,甚至追打老幼、围攻店家,愤怒的店家在一片狼藉之中高悬几个大字: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他在上海”

风水轮流转,这次到上海。只有短短一句话,含义却绝不简单:“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癌症一代

我把乡村社会这些我可爱、可敬、可悲的父辈们,称作癌症一代。他们中的许多人,劳碌一生,积累了一身的疾病,最后以癌症这种可怕的绝症而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